欢迎进入Allbet官网。Allbet官网开放Allbet登录网址、Allbet开户、Allbet代理开户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首页快讯正文

用usdt充值(www.caibao.it):六假活佛现形记:十年敛财近两亿,强奸门生声称“身加持”

admin2021-02-0351

USDT自动API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六假活佛现形记:十年敛财近两亿,强奸门生声称“身加持”

焦点提醒:

身着袈裟,在天下20多个省份往返走穴讲经传法的“活佛”,有三张迥然不同的身份证。一张显示:他是汉族人,名为王兴夫;另两张上,他是藏族人,名字分别为“洛桑丹真”、“降巴洛桑丹真”。基于三个身份,这位“活佛”不到十年间,在天下广收3000余名信徒,敛财近两亿。

他在传教说法中张扬“双修”、“身加持”,以此对女门生行奸污猥亵之事。停止案发有8名受害女性投案控诉其涉嫌强奸。

“洛桑丹真活佛”究竟是谁?为何有云云能量?南都记者追踪其案发、庭审,还原六假“活佛”背后的圈套。

汉人变藏人,王兴夫成为洛桑丹真

时间拨回至13年前。

2007年7月,一位名为王兴夫的汉人敲开了鲁绒的家门,这位在俄若寺主事的僧人不会想到,日后他会跟王兴夫结为“金刚兄弟”,并因其卷入牢狱之灾。

此时的王兴夫,已在藏区游走了数年。更早前他是一名狱警,因“醉心”于演习和教授气功、佛法,常年未上班被辞退。

在鲁绒眼前,王兴夫自称也是“修行之人”,曾在西藏阿里修行过,“学其余器械学不进去,学佛法就不一样,一学就能懂”。王兴夫称,自己在加入了俄若寺举行的一次法会后,对寺院住持贡智上师很崇敬,想拜师学习佛法。鲁绒并未应允。王兴夫也不放弃,多次带着汉地的门生前往俄若寺,给当地藏民捐款捐物,又多次资助寺庙。

让鲁绒印象深刻的是,一次谈话中他提到寺庙破败,想修缮大殿,王兴夫就地示意支持:“我在汉地有许多门生,我和我的门生可以为建设大殿化缘去。”厥后半年里,王兴夫交给了鲁绒数十万元的“供养”。

为了拜师,王兴夫在多次造访中,向鲁绒的师父贡智上师示意:自己虽有妻子、孩子,但已看破红尘,跟家人断绝了关系,想在俄若寺出家。时代贡智曾患病,王兴夫还专程从汉地请了医生赴俄若寺问诊。

这一年年底,王兴夫终于如愿,在俄若寺举行了拜师仪式,成为贡智唯一的汉族门生,贡智为他剃度并赐予法名“洛桑丹真”。

厥后,王兴夫又提出,想办一张“阿嘎证”。“阿嘎证”即《藏传释教教职人员证》,这是藏传释教僧人身份的证实,有了这张证才是真正的僧人,才气正当地从事化缘、传教等宗教流动。

因王兴夫的汉族身份,解决“阿嘎证”遇到阻碍。在贡智和鲁绒 “疏通”下于当地村委会辅助王兴夫补录了户口证实质料,后解决了身份证。

这张身份证上,剃着秃顶穿着僧袍的王兴夫,不仅更名为“洛桑丹真”,连民族也改成了“藏族”。用这张身份证,鲁绒给王兴夫开具了一份俄若寺僧人证实,帮他在宗教局顺遂解决了“阿嘎证”。

实际上这些证件都为造假,鲁绒曾坦言,“这些都是假的,民族、户籍地都是虚伪质料。”

声势浩大的坐床仪式,师父变活佛

有了身份证和“阿嘎证”,王兴夫摇身一变成了僧人。

2008年8月8日,在贡智和鲁绒的放置下,王兴夫携300多名汉族门生前往俄若寺,鲁绒还专门为其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:身披袈裟的“洛桑丹真”,端坐于俄若寺大殿法座上,寺庙的僧人恭恭敬敬地向他敬献哈达,并为他念长寿经、平安经等经文,还向他敬献法衣法帽、经文、法器。

这一幕,被王兴夫的门生们拍成视频纪录下来广为撒播,门生们称师父“坐床”,成“活佛”了,连当地一些藏民也直呼王兴夫为“洛桑丹真活佛”。

然而据鲁绒称,云云盛大的“坐床”仪式是为表达对王兴夫带来巨额“供养”的谢谢,并未宣布他是俄若寺活佛,而只是将其看成一位“大师”看待。

南都记者领会到,凭据2007年国家颁布的《活佛转世治理办法》划定,活佛转世要由当地释教协会和统战、民政宗教部门的认可,有传承且经由划定的程序才气认定。政府相关部门也会给其发表活佛证,因而王兴夫并不具有活佛身份。

但这造假的“活佛”身份,无疑成了王兴夫蒙蔽更多信徒的绝佳工具。

自2003年便拜在王兴夫门下“学佛”的蒋鑫(假名),清晰记得师父“坐床”前后的转变。“以前师父不穿僧衣,‘坐床’之后,他在天下各地道场传法,都以‘洛桑丹真活佛’的身份泛起,穿着喇嘛服,有时刻也戴僧帽。”

蒋鑫未能到藏区见证师父“坐床”的“高光时刻”,但仅通过手机旁观前方传来的画面和新闻就足以令她激动不已:“听说仪式很乐成,师父很受当地藏民拥戴,还获得了当地寺庙和政府的赞成和支持,我们这些门生对师父取得活佛身份的事深信不疑,对他更虔敬了。”

有信徒告诉南都,自“坐床”仪式后,在讲经传法的过程中,王兴夫经常把“坐床”仪式的视频资料,拿出来给门生们播放,他甚至编造了自己的活佛转世纪录,自称是“华智仁波切”的“转世化身”。

多数信徒像蒋鑫一样平常,对师父“活佛”的身份深信不疑,但也有门生感应疑惑:“师父是汉人,怎么会是活佛?”同样拜王兴夫为师的商人曹忠(假名)就明确示意师傅不是国家认证的活佛。

1973年出生的曹忠,结业自厦门集美大学,在厦门做生意。因对佛法感兴趣,认识了蒋鑫并结成伉俪。“王兴夫曾跟我说过,他不是国家认证的活佛,藏民们叫他活佛、或者洛桑活佛,只是尊称他为活佛。不外别人称谓他为活佛的时刻,他也不会纠正。”曹忠说。

3000余名信徒,不乏着名大学老师

有了“洛桑丹真活佛”这个假身份后,王兴夫还给门生们编了一整套“法本”。中专学历的王兴夫,曾言自己对佛法研究有“悟性”:“其余器械看不懂,佛法看一眼就明了”。他自称法本是以藏传释教经典理论为基础,总结自己二十多年有利于净化身心的学佛履历编入其中,修习这些法本,信徒们不仅能学得更快,还能更快净化心灵。“好比密宗宁玛派《大圆满法》仪轨有许多,正常学的话得有7年至10年,才气到达开悟,学习我的《无上瑜伽即身成就传承仪轨》,3年左右就能到达开悟。”

“活佛”身份加上“法本”,这让王兴夫的信徒对师父加倍信以为真。在曹忠印象中,王兴夫佛学修为很高,“遇到疑心都市向他讨教,他的指教都很清晰,从不引经据典,说的原理也浅显易懂。”曹忠称自己信佛,是一心求福报,为了事业顺遂、家庭安康。

而从事服务行业的张康(假名),则是人到中年遭遇家庭变故,听闻有位师父可以开解,经同伙先容与王兴夫见了一面,“看着很慈祥像个父老,语言也让人以为舒适,以为他很懂心理学”。

张康陆续见了王兴夫几回,“有时刻在寺庙,有时刻在门生家里,二三十小我私家一起,他讲现实问题多,跟心理咨询师一样,夹杂佛法观点来说,太高深的也听不懂,我以为他说的有原理,想着找心理咨询师一堂课要几百块,王兴夫启发不要钱。”在几回获得王兴夫的免费启发后,张康曾私下问其他人一样平常给师父若干“供养”,按老例他交了300,算是皈依王兴夫。对皈依自己的信徒,王兴夫还会发一张自制的“皈依证”,证件的右下角盖上他随身携带的仿造俄若寺印章的章戳。

王兴夫自制的皈依证

另一位信徒陈萍萍(假名)回忆,刚最先听王兴夫讲经也不是何等信赖,厥后有一次加入聚会,“发现大学老师、公司董事长都信赖师父,也就随着信了。”

她称王兴夫讲经讲得好,“藏区活佛讲经我们听不懂,师傅能用汉语讲经。”但提及是否看过师父的活佛证,她只说听说有,但没有见过。

“洛桑丹真活佛”从藏地归来,在济南、成都、沈阳、厦门等地以教授藏传释教的名义生长信徒,短短几年时间迅速在天下多个大城市组建道场,每个道场的门生达两三百人不等。至2017年案发之时,王兴夫在天下已设立8个主要道场,生长信徒超3000人涉及天下20多个省份。

王兴夫的信徒帝国

随着信徒队伍的壮大,为治理队伍,王兴夫还在天下各地道场任命“联络员”、“助道员”、“辅导员”,王兴夫每到一个地方,当地联络员即卖力召集门生来听师父传法;助道员则主要卖力网络门生们的供养;辅导员专门卖力辅助学员们学习王兴夫的“法本”。到2010年前后,济南、沈阳、成都、厦门、广西等地道场已形成完整的“三员”治理系统。

分级治理队伍

,

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为确保这群数目重大的信徒一心一意跟自己学佛,2010年起,王兴夫还自创了一套“金刚菩提誓句”,要求每一位门生当着菩萨的面“发毒誓”,以到达精神控制的目的。信徒们在一张张卡片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以及自己最畏惧的死法。有的信徒写道:“如违反菩萨愿,受五马分尸之罪”,另有信徒立誓称:“若是背弃师父,就被毒蛇咬死”。

不到10年敛财近两亿,名下12处房产

身着袈裟,一年忙着在天下各地往返走穴讲经传法,“洛桑丹真活佛”堪称是“日进斗金”。

张康告诉南都,在皈依王兴夫后,曾陆续6次加入道场的修习聚会流动,每次按老例给师傅交300元供养,“没以为有什么不妥,人人都凭据心意交,听说有同伙一年供养十几万,我给得还算少。”

300元供养的确是“小数目”,在王兴夫的“生财之道”中,另有许多其他的高价位名目:他将自己的佛法系统分为4个次级、12个修习阶级,并划定,低级修行阶段,皈依门生拜师供养最低不少于300元;升至二级,最低供养不低于1500元;到了第四级最顶级,则要求供养不少于8000元。

门生陈萍萍曾对此颇有异议:“学佛法交钱还划定数目,都是划定好的明码标价,有强迫的意思,不符合佛法教义”。商人曹忠却从未计算过钱的事,他以为作为门生为求福报,就要支出、要供养。

有一次,王兴夫看中了一套屋子,曹忠想都没想一次性就转账了120万,事后他有些悔恨,坦言对自己的怙恃都从未一次性给出超10万元的钱款。

王兴夫敛财自有一套话术,他曾多次告诉门生想到达修行圆满的境界,必须皈依上师,要视上师为一切智慧的源泉,尊重上师;供养若干,一是能看出对法的态度,二是能看出对上师的尊重态度,三是自己给自己种福田。供养多,种下的善因就多,未来的福田就越厚,获得的回报就越好。

凭据这套理论,2013年,王兴夫在厦门、南宁、成都、济南、台州五地陆续确立商业小组,招呼门生中做生意的人加入,凭据“供养越多,福田越厚”的理论,王兴夫要求每人每年供养不低于3万元来支持释教事业,各地商业小组每年需供养30万至40万不等。

王兴夫对商业组有诸多要求

南都记者领会到,王兴夫的“供养”,还随着年份推移“水涨船高”。2009年前后,每位门生每年要交不低于300元的“净资供养”,而到2015年,这一“供养”加码至500元。

曹忠回忆,师父常去沈阳、成都、济南、厦门等道场跟门生碰头,应门生需要祈福求福,门生自愿缴纳供养。“师父跟我们碰头的时刻,有时刻会转达要建寺庙的信息,我们凭据自己的情形给师父供养,钱全由师父自己支配,我们做门生的也不会问师父若何使用这笔钱。”

在厦门常年卖力代收供养费的助道员刘凤兰(假名)称,师父常说,“佛财不能动”,拿供养的钱财会遭到因果循环报应,“我对供养的钱财一点不敢沾廉价,有时还会多交”。

俄若寺原本免费发放给信众的“甘露丸”、“甘露水”,也成为王兴夫敛财的手段。据曹忠回忆,王兴夫曾向汉族门生们宣称,甘露丸、甘露水是藏药制作而成,经由僧人念经加持,服用后可以净化心灵,消除业障。 他也曾从师父那里“请”过甘露丸,交了800元供养,“从师父那里获得的甘露丸,我们明白这个被师父加持过了,心理抚慰更强一些”。

王兴夫用以敛财的甘露水

为了更多更快敛财,王兴夫还统一位门生成立了香德尼玛公司,专门制作法本、光盘、法器销售。这些法本、光盘并没有正规的出书文号,以非法渠道印制,法本一样平常为5至10元一本;而印制有王兴夫佛陀形象的照片、唐卡等法器则由门生自己“请”,出若干看门生们的“心意”。

据警方观察显示,自2008年以来,王兴夫共计收受供养7000万,名下有12处房产,敛财近2亿元。在云云数额资金中,约有5000余万交给鲁绒用于藏区寺庙的修建和修缮,其余部分除了购置房产等之外,另有大部分钱财,王兴夫都给了儿子。

据南都记者获取王兴夫传法的音频显示,王兴夫还曾特别向门生嘱咐不要详细纪录、或长时间保留缴纳供养的款子,“不允许留着上师签了字的一大本子,这笔钱某年某月交给师父了怎么怎么着,一旦有人举报,公安对我们观察的时刻,你让师父退还那些钱啊?”

喝酒喝茅台,称加持后的鱼可以杀

云云包装层层圈套,难免有信徒对从藏地归来的“洛桑丹真活佛”一些行为感应疑惑和嫌疑。张康向南都记者谈到,2016年他去加入师父生日宴时,总以为身着便服的师父不像高僧,“倒像开公司的老板”。他记得,那次在师父的生日宴上见到了师父的妻子孩子。“师父在酒桌上喝酒,都是好酒,儿子、妻子也来了。那时以为疑惑,僧人怎么能喝酒,怎么会有妻子孩子?”张康听其他信徒注释,王兴夫是娶妻生子后才拜师皈依藏传释教,“有的说师父早已经仳离了,让我不要探问师父的事”。

直到2017年一次道场大会上,王兴夫公然示意济南的信徒不大方,有点小气。这让张康以为很不舒适,“我也跟一些信徒议论过,学佛之人怎么说出这样的话。”张康之后跟王兴夫逐渐疏远了,不再加入道场开会。

南都记者领会到,对于自己的婚姻和家庭情形,王兴夫自己自有一套说辞。曹忠回忆,王兴夫并不讳言自己在济南有家,有妻子、另有一个30多岁的儿子,“师父称自己是娶亲生子在前,学佛修行出家在后”。

但让信徒更感疑惑的是,王兴夫虽自称是格鲁派活佛,却时常不遵守释教五戒,在传法时王兴夫还提到:“无善无恶,佛法最高境界就是不分善恶,那些不杀生的是太执着,师父现在给你一些利便,你就可以去行杀生之事了。”在回答门生关于杀鱼的疑问时,王兴夫还称:“经由师父加持过的鱼,凭据六道金刚咒是可以杀的”。然而,六道金刚咒里却并没有这样的表述。

另有多位信徒注意到,王兴夫与门生们聚餐时会饮酒,喝的照样茅台之类的高等酒,酒量很不错。有一次,王兴夫还指着酒称:“这是我加持过的甘露水,门生们和师父分享一下。”

歪解身加持8位女门生指控被强奸猥亵

再周详的圈套总有被揭破的一天,最终揭开“洛桑丹真活佛”真面目的,是来自一封网帖的举报。

2016年8月,一则实名举报王兴夫为假活佛、涉嫌骗财骗色的帖子在网上普遍撒播。门生曹忠看到帖子后,第一反应是“不能置信”,他正在学习的法本《无上隐秘瑜伽》封面上写着“洛桑丹真尊者著”,“师父提倡我们要爱国、爱党、爱教、爱社会、爱生涯,作为一个修行的人,要明白回报国家的恩,不要和政府作对”。

曹忠思来想去照样决议信赖师父,“不管别人怎么想,我以为师父是一个正能量的有修行的人”。厥后,“洛桑丹真活佛”靠假身份证、换来假的僧人身份、办了一场假的“坐床”仪式成为假活佛的新闻,很快在信徒间传开。

一个月后,曹忠接到王兴夫的电话,放置他和妻子蒋鑫赴南宁处置此事。在电话里,王兴夫对曹忠注释,网贴是有徒弟对他有意见,在网上造谣、中伤。

由于举报人拒绝碰头,曹忠和妻子到南宁后并未找到谜底。

不久后,撒播于网络上的帖子被删除。2016年12月,一封署名俄若寺寺管委主任鲁绒的《严正声明》、《关于洛桑丹真的观察讲述》泛起在网络,帖子称经由多方观察,没有任何证据证实洛桑丹真有不清净或违法犯罪的行为,此前网帖所述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,纯属小我私家情绪宣泄和误导、恶意中伤炒作。在讲述中,鲁绒还称洛桑丹真“爱国、爱教、爱社会,促进藏汉团结,从不为己、从不沽名钓誉”,是“藏汉民族团结的使者”。

这份声明和讲述很快平息了网络舆论,打消了门生们的疑虑。

但据南都记者领会,网贴所述“洛桑丹真活佛”歪解藏传释教,涉嫌骗财骗色,甚至对女门生实行强奸猥亵之事,最早可追溯至2008年。

一位受害女信徒回忆,在2008年的一天,她因与丈夫关系紧张、孩子生病等缘故原由,单独向王兴夫求加持。王兴夫准许后,让其在宾馆等他。当穿着便服的师父来到宾馆房间,这位女信徒未想到竟是一场噩梦的最先。当她凭据老例跪下给师父叩首,像通常求加持一样,向师父诉说家里的情形,王兴夫却很不耐烦。“他说,你要知道,事情总会已往的。我以前也讲过,作为门生要身、语、意都要供养给师父,你们也发过誓,要做师父的‘如意法器’,我今天来要好好加持你。你要知道这种加持是很难过的,你要珍惜。”尔后,她遭遇王兴夫的猥亵和性侵。

“我想不明了,不明了为什么这种加持会落到我的身上……”这位受害者一边哭泣一边回忆:“心里很畏惧,但想到他是上师、是活佛,忧郁反抗会遭报应,又不敢反抗,一边哭一边给他叩首,频频说师父这样不行。”

据其先容,今后王兴夫再次要求“宾馆开房”,王兴夫还称:“这种加持是‘身加持’,是对你最大的加持,对你有无限的益处”,又称“你是师父的小明妃,师父身边没有几小我私家有资格做‘明妃’。你入门前发过誓,要用自己的身、语、意所有来供养上师,要保持愿行一致,时刻小心自己的誓言。”

遭遇性侵后,这位受害女信徒对王兴夫又惧又疑,“他所谓‘身加持’的说法,是用来奸淫妇女的一种手段,我就是受害者。他用门生发的誓言威胁控制门生,甚至强行奸淫女门生。”

据南都记者获取王兴夫的传法音视频资料显示,王兴夫在传法中,还曾张扬“门生要情愿做法器,法器要任由师父打造”,要“永不叛师,永不叛道,如若违愿,必遭恶报”。他还多次警告门生:“师父的愿就是佛陀的愿,师父与佛无二,门生要以师父愿望为佛愿,不能违反师父”。

撒播于网络的这封举报信,最终引起了警方的关注,成为王兴夫东窗事发的引火线。

2017年6月,王兴夫因涉嫌组织行使邪教组织损坏执法实行罪、非法经营罪、强奸罪、强制猥亵罪被警方逮捕。南都记者获悉,在被逮捕当天,王兴夫随身携带的公文包、行李箱中搜出避孕套和印度神油。据警方观察还发现,王兴夫有一个小本子,纪录了100多位女门生的电话号码,已有8位受害女信徒指控曾遭遇王兴夫强奸和猥亵。

2020年7月31日,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举行终审,该院以为,被告人王兴夫、鲁绒行使制造、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、蒙骗他人,以发“金刚菩提誓句”等手段控制信徒,该组织系邪教组织。王兴夫通过在天下多地设立道场、生长成员,放肆敛财,为流传邪教,印刷出书大量的非法出书物,同时涉非法经营、强奸、强制猥亵等犯罪,情节严重。

被告人王兴夫犯组织、行使邪教组织损坏执法实行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,并处罚金两千万,犯非法经营罪,判处有期徒刑八年,并处没收财富五十万,犯强奸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,犯强制猥亵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。决议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,并处罚金两千万,没收财富五十万。被告人鲁绒、曹忠、蒋鑫等人因犯组织、行使邪教组织损坏执法罪分获六至两年有期徒刑。

网友评论

最新评论